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芽雨的博客

 
 
 

日志

 
 

洛夫诗歌  

2015-11-25 16:15:33|  分类: 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夜读信



洛夫


子夜的灯
是一条未穿衣棠的
小河

你的信像一尾鱼游来
读水的温暖
读你额上动人的鳞片
读江河如读一面镜
读镜中你的笑
如读泡沫

初雪

 

洛夫


一、

他刚来便又悄然离去
他占领了目光所及的天地以及
灵魂中最玄奥的部位
他静静地躺在众叶之间
躺在早已被人遗忘的水缸里
他降落时浑身颤抖
他蹲在屋脊上却从不以为高人一等
他一向哑默
从不追究为何肤色如此惨白
没有历史,没有轨迹和脚印
翻开去年的照相簿
冷,仍在那里裸着
河水喧哗
是他的笑声,也是挽歌


二、

墙外睡着昨夜的雪
桌上搁着一封未写完的信
我专注地望着
院子里大雪在为一只冻僵的知更鸟
举行葬礼……
我喝着热咖啡
双手奉着杯子搓着,揉着
一直转着
快速地转着
及至
玻璃窗上的积雪纷纷而落(时钟不停地在消灭自己)


三、

继续写信
非修辞的语调
有点覆雪下败叶的味道
茫然的白,其复杂性
正适于表述一条蛇多次蜕皮的苦心
而且我必须让你知道
从昨夜开始
雪自言自语而来,荒谬如我
虚无亦如
我(时钟不停地在消灭自己)
落雪了……
话未说完他便劈头盖脸地将我掩没
包括毛发、皮肤、指甲
去年拔掉的蛀牙,以及
情绪的蝎子
思想的蟑螂
久久藏于潜意识里的一截毒藤
  (时钟,不停地
   在
   消灭自己)


四、

五十年来第一次我被镇住,被蛊惑被一双野性的手猛力拉过来又远远推开这是亘古的一声独白百年孤寂后面还有更多的孤寂我满怀热望而他却极度贪婪他拒绝了一束玫瑰却要去了我整座花园我顿时感到被塑成一个雪人的悲哀(时钟,不停地在消灭自己)当融化时将如何忍受冰水滑过脸部时的那种痒从史书中翻滚而下的那种绝望一再翻过来穿的一袭破衲的那种伤心一些洞洞瞪视着另一些洞洞

舞者



洛夫


呛然
钹声中飞出一只红蜻蜓
贴着水面而过的
柔柔腹肌
静止住
全部眼睛的狂啸

江河江河
自你腰际迤俪而东
而入海的
竟是我们胸臆中的一声呜咽
飞花飞花
你的手臂
岂是五弦七弦所能缚住的
挥洒间

豆荚炸裂
群蝶乱飞

升起,再升起
缓缓转过身子
一株水莲猛然张开了千指
扣响着
我们心中的高山流水

李白传奇 相传峨嵋峰顶有一块巨石,石上铺有一张白纸,一天午后 风雨大作,天震地撼之际,一只硕大无比的鹏鸟碎石破纸,冲天而飞…… 第一站 他飞临长安一家酒楼

 

洛夫





整个天空骤然亮了起来
满坛的酒在流
满室的花在香
一支破空而来的剑在呼啸
众星无言
又有一颗以万世的光华发声
惊见你,巍巍然
据案独坐在历史的另一端
天为容,道为貌
山是额头而河是你的血管
乘万里清风
载皓皓明月
飞翔的身姿忽东忽西、忽南忽北
中央是一团无际无涯的混沌
雷声自远方滚滚而来
不,是惊涛裂岸
你是海,没有穿衣裳的海
赤赤裸裸,起起落落
你是天地之间
酝酿了千年的一声咆哮



撩袍端带
你昂然登上了酒楼
负手站在阑干旁,俯身寻思
谁是那灯火中最亮的一盏、、。
这时,半空蓦然飘落一条白色儒巾
随风化为满城的蝴蝶
旋舞中,把所有窗口的灯
一盏盏扑灭
这样正好,你说你要用月光写诗
让那些闪烁的句子
飞越寻常百姓家
然后一路亮到宫门深锁的内苑
拿酒来!既称酒仙岂可无饮
饮岂可不醉
你向墙上的影子举杯
千载寂寞万古愁
在一俯一仰中尽化为声声低吟
你犹记在那最醉的一天?
在禁宫,在被一大丛牡丹吓醒之后
磨墨濡笔的宫女问:
你就是那好酒,吐酒,病酒的饮者?
宽衣脱靴的内待问:
你就是那飞扬跋扈的诗人?
你仰着脸不答,挥笔如舞剑
顿见纸上烟霞四起
才写下清平调的第一句
便惊得满园子的木芍药纷纷而落
沉香亭外正在下雪
在盈尺的冰寒中
你以歌声为唐玄宗暧手
以诗句为杨贵妃铺设了
一条鸟语花香的路



而长安
是一个宜酒宜诗不宜仙的地方
去吧!提起你的酒壶
挟起你的诗册,诗册中的清风和明月
过走过饮去游你的三江五湖
去黄河左岸洗笔
右岸磨剑
让笔锋与剑气
去刻一部辉煌的盛唐
而做官总是败坏酒兴的事
再也潇洒不起来的事
永王不见得能分享你月下独酌的幽趣
对饮的三人中
想必不会有喋喋不休
向高山流水发表政见之辈
你又何苦去淌那次浑水
放逐夜郎也罢,泛舟洞庭
出三峡去听那哀绝的猿声也罢
人在江湖,心在江湖
江湖注定是你诗中的一个险句



不如学仙去
你原本是一朵好看的青莲
脚在泥中,头顶蓝天
无需颖川之水
一身红尘已被酒精洗净
跨鲸与捉月
无非是昨日的风流,风流的昨日
而今你乃
飞过嵩山三十六峰的一片云
任风雨送入杳杳的钟声
能不能忘机是另一回事
就在那天下午
访戴天山道上不遇的下午
雨中的桃花不知流向何处去的
下午,我终于看到
你跃起抓住峰顶的那条飞瀑
落入了
滚滚而去的溪流

石榴树



洛夫


假若把你的诺言刻在石榴树上
枝桠上悬垂着的就显得更沉重了

我仰卧在树下,星子仰卧在叶丛中
每一株树属于我,我在每一株树中
它们存在,爱便不会把我遗弃

哦!石榴已成熟,这动人的炸裂
每一颗都闪烁着光,闪烁着你的名字

随雨声入山而不见雨

 

洛夫

撑着一把油纸伞
唱着《三月李子酸》
众山之中
我是唯一的一双芒鞋

啄木鸟 空空
回声 洞洞
一颗树在啄痛中回旋而上

入山
不见雨
伞绕者一块青石飞
那里坐着一个抱头的男子
看烟蒂成灰

下山
仍不见雨
三粒苦松子
沿着路标一直滚到我的脚前
伸手抓起
竟是一把鸟声

水声



洛夫


由我眼中
升起的那一枚月亮
突然降落在你的
掌心
你就把它折成一只小船
任其漂向
水声的尽头

我们横卧在草地上
一把湿发
涌向我的额角
我终于发现
你紧紧抓住的仅是一把
生了锈的钥匙
你问:草地上的卧姿
像不像从井中捞起的那幅星图?
鼻子是北斗
天狼该是你唇边的那颗黑痣了
这时,你遽然坐了起来
手指着远处的一盏灯说:
那就是我的童年

总之,我是什么也听不清了
你的肌肤下
有晚潮澎湃
我们赶快把船划出体外吧
好让水声
留在尽头

1973.10

风雨之夕

 

洛夫


风雨凄迟
递过你的缆来吧
我是一只没有翅膀的小船

递过你的臂来吧
我要进你的港,我要靠岸
从风雨中来,腕上长满了青苔

哦!让我靠岸
如有太阳从你胸中升起
请把窗外的向日葵移进房子
它也需要吸力,亦如我
如我深深被你吸住,系住

裸奔

 

洛夫



之一

自成形于午夜
午夜一阵寒颤后的偶然
他便归类为一种
不规则动词,且苦思
太阳为何坚持循血的方向运行
窗外除了风雪
仅剩下挂在枯树上那只一瘦
再瘦的纸鸢
鹧鸪声声,它的穿透力
胜过所有的刀子
而广场上
那尊铜像为何从不发声
他说他不甚了了

他就是这男子
胸中藏着一只蛹的男子
他把手指伸进喉咙里去掏
多么希望有一只彩蝶
从呕吐中
扑翅而出

之二

帽子留给父亲
衣裳留给母亲
鞋子留给儿女
枕头留给妻子
领带留给友朋
雨伞留给邻居

(他打了一个哈欠)

床铺留给白蚁
书籍留给蟑螂
照片留给墙壁
信件留给炉火
诗稿留给风雨
酒壶留给月亮

(他缓缓蹲下身子)

手脚还给森林
骨骼还给泥土
毛发还给草叶
脂肪还给火焰
血水还给河川
眼睛还给天空

(他猛然抬起头来)

欢欣还给雀鸟
愠怒还给拳头
悲痛还给伤口
抑郁还给镜子
仇恨还给炸弹
茫然还给历史

(准备冲刺——

他开始溶入街衢
他开始混入灰尘
他开始化入风雪
他开始步入树木
地开始熔入钢铁
他开始揉入花香

遂提升为
可长可短可则可柔
或云或雾亦隐亦显
似有似无抑虚抑实

赤裸

山一般裸着松一般
水一般裸着鱼一般
风一般裸着烟一般
星一般裸着夜一般
雾一般裸着仙一般
脸一般裸着泪一般

之三

他狂奔
向一片汹涌而来的钟声……

雪地秋千



洛夫


我们飞扬
大地随之浮升
止于四十五度角
止干那种伸手便可触及
叫人想死的高度

我们降落
大地随之撤退
惊于三十里的时速
回首,乍见昨日秋千架上
冷白如雪的童年
迎面逼来

啊!雪白的肤香
秋千架上妹妹的肤香
如再荡高一些,势将心痛
势将看到院子里渐行渐远的
蓟草般的乡愁

而左手边
那条至今犹未全部解凉的小河
体温何时上升?
新罗的早雪
至今犹无衣裳 赤裸
且有提升为水之前的执拗

从四十五度角的危崖跃下
是否有如坠人深及千寻的寒潭
雪,摊开如一部近代史
我们愈读脸色愈白
且常在冷中骤然惊醒

我们飞扬
低头已不见地面上的脚印
警兆啊警兆,令人顿生
雪花落在颈子里的那种仓皇
阖起的双眼
想象灰飞烟灭的悲壮

荡成如此美好之秩序在如此高度

何等严肃的儿戏
如说是悲剧其韵律岂不稍嫌轻快
雪地的千秋
半悬的中年
我们上升,而且降落
我们摆荡,而且哀伤
在风中,自由而无依
在遍体冰凉的夕阳中
我们抓紧绳索的手
由红而青


——
组诗《汉城诗抄》之七

窗下



洛夫


当暮色装饰着雨后的窗子
我便从这里探测出远山的深度

在窗玻璃上呵一口气
再用手指画一条长长的小路
以及小路尽头的
一个背影

有人从雨中而去

车上读杜甫



洛夫

剑外忽闻收蓟北

 摇摇晃晃中 
  车过长安西路乍见 
  尘烟四窜犹如安禄山败军之仓皇 
  当年玄宗自蜀返京的途中偶然回首 
  竟自不免为马隗坡下 
  被风吹起的一条绸巾而恻恻无言 
  而今骤闻捷讯想必你也有了归意 
  我能搭你的便船还乡吗? 

  初闻涕泪满衣裳 

  积聚多年的泪 
  终于泛滥而湿透了整部历史 
  举起破袖拭去满脸的纵横 
  继之一声长叹 
  惊得四壁的灰尘纷纷而落 
  随手收起案上未完成的诗稿 
  音律不协意象欠工等等问题 
  待酒热之后再细细推敲 

  却着妻子愁何在 

  八年离乱 
  灯下夫妻愁对这该是最后一次了 
  愁消息来得突然惟恐不确 
  愁一生太长而令又嫌太短 
  愁岁月茫茫明日天涯何处 
  愁归乡的盘缠一时无着 
  此时却见妻的笑意温如炉火 
  窗外正在下雪 

  漫卷诗书喜欲狂 

  车子骤然在和平东路刹住 
  颠簸中竟发现满车皆是中唐年间衣冠 
  耳际响起一阵 之声 
  只见后座一位儒者正在匆匆收拾行囊 
  书籍诗稿旧衫撒了一地 
  七分狂喜,三分唏嘘 
  有时仰首凝神,有时低眉沉吟 
  劫后的心是火,也是灰 

  白日放歌须纵酒 

  就让我醉死一次吧 
  再多的醒 
  无非是颠沛 
  无非是泥泞中的浅一脚深一脚 
  再多的诗 
  无非是血痞 
  无非是伤痕中的青一块紫一块 
  酒,是载我回家唯一的路 

  青春作伴好还乡 

  山一程水一程 
  拥着阳光拥着花 
  拥着天空拥着鸟 
  拥着春天和酒嗝上路 
  雨一程雪一程 
  拥着河水拥着船 
  拥着小路拥着车 
  拥着近乡的怯意上路 

  即从巴峡穿巫峡 

  车子已开出成都路 
  犹闻浇花草堂的吟哦不绝 
  再过去是白帝城,是两岸的猿啸 
  从巴峡而巫峡心事如急流的水势 
  一半在江上 
  另一半早已到了洛阳 
  当年拉纤入川是何等慌乱凄惶 
  于今闲坐船头读着峭壁上的夕阳 

  便下襄阳向洛阳 

  人蜀,出川 
  由春望的长安 
  一路跋涉到秋兴的夔州 
  现在你终于又回到满城牡丹的洛阳 
  而我却半途在杭州南路下车 
  一头撞进了迷漫的红尘 
  极目不见何处是烟雨西湖 
  何处是我的江南水乡

白色墓园



洛夫


白色            一排排石灰质的
白色            脸,怔怔地望着
白色           一排排石灰质的脸
白色            干干净净的午后
白色           一群野雀掠空而过
白色             天地忽焉苍凉
白色           碑上的名字,以及
白色           无言而骚动的墓草
白色          岑寂一如布雷的滩头
白色        十字架的臂次第伸向远方
白色          远方逐渐消失的挽歌
白色            墓旁散落着花瓣
白色    玫瑰枯萎之后才想起被捧着的日子
都是不容争辩的            白色


后记:今年二月一日起,我与八位台湾现代诗人,应菲华文艺社团之邀访问马尼拉七天。二月四日下午参观美坚利堡美军公墓;抵达墓园时,只见满天遍植十字架,泛眼一片白色,印象极为深刻,故本诗乃采用此特殊形式,以表达当时的强烈感受。

  本诗分为两节,写法各有不同,第一节以表现墓园之实际景物为主,着重静态气氛的经营,第二节则以表达对战争与死亡之体悟为主,着重内心活动的知性探索,而两节上下白的二字的安排,不仅具有绘画性,同时也是语法,与诗本身为一体,可与上下诗行连读。

1987.2.27

猿之哀歌



洛夫


   桓公入蜀,至三峡中,部伍中有的猿子者,其母缘岸哀号,
 行百余里不去,遂跳上船,至便气绝,破视其腹中,肠皆寸断。
                ————《世说新语》
    
那一声凄绝的哀啸
从左岸
传到了右岸
回声,溯江而上
绕过悬崖而泯入天际
泪水滚进了三峡,顿时
风狂涛惊
水的汹涌怎及得上血的汹涌
她苦苦奔行,只为
追赶那条入川的船

军爷啊,还给我孩子
    
这一声
用刀子削出的呼喊
如千吨熊熊铁浆从喉管迸出
那种悲伤
那种蜡烛纵然成灰
而烛芯仍不停叫疼的悲伤
那种爱
缠肠绕肚,无休无止
春蚕死了千百次也吐不尽的


军爷啊,还给我孩子
   
轻舟
已在万重山之外
滚滚的浊流,浊流的滚滚之外
那哀啸,一声声
穿透千山万水
最后自白帝城得峰顶直泻而下
跌落在江中甲板上的
那已是寸寸断裂的肝肠
一摊痴血,把江水染成了
冷冷的夕阳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