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芽雨的博客

 
 
 

日志

 
 

洛夫诗歌  

2015-11-25 16:17:23|  分类: 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畔墓园 为亡母上坟小记

 

洛夫



膝盖有些些
不像痛的

在黄土上跪下时
我试着伸腕
握你蓟草般的手
刚下过一场小而
我为你
运来一整条河的水
流自
我积雪初融的眼睛

我跪着。偷觑
一株狗尾草绕过坟地
跑了一大圈
又回到我搁置额头的土
我一把连根拔起
须须上还留有
你微温的鼻息

大冰河

 

洛夫


一、

一句
苦寒 而
竖硬的话
无所表述
一种接近死亡的

或者辉煌

大冰河
一种无解的符咒
抵达之前
诸多重大而不洁的事件
都必须 在
一尾蓝鲸跃出水面那一顷刻
遗忘
让我们 专注地
向它移近,靠拢
或远离
我们确实见证到
它被磔轹为一淌水
为它唱的挽歌里
飘有血丝


二、

也是大冰河的最后一位访客
我来了
一声惊人的咳嗽
回响空洞
一阵大浪从我喉咙涌出
岛上猎枪与黑熊的梦
都给溅湿了
摊开航海图似的
我摊开自己
光靠一颗天狼星
他们决找不到
我那荒芜的私处
于是我在冰原上
插上一根锈了的脊椎骨
宣称这曾是毒藤,我的
全部遗产
一只患有严重忧郁症的
风信鸡
骨头里面
时有哭声传出

在那比肚脐眼
还要阴冷的年代
冰河,一夜之间
生出许多的脚。四出寻找
自己的家,没有名字的源头
有一次
误闯入一位唐朝诗人的句子里
       没有飞鸟的群山
       没有人迹的小径
     唯一的老者,用钓竿
     探测着寒江的体温
千年之后
一颗须眉皆白的头颅
突然从水中冒出,说:
其实,外面更冷


三、

阴郁的镜面
爱斯基摩人的雪橇滑了进去
便不再出来
众多事情急待发生
而冰河始终未醒
里面肯定有些事物
在蠢动
要求释放
当整座雪山
撤退到
海豹的欲望以下
我开始逼视这面大镜
看到那些冻结的风景渐渐融化
且清楚听到
阿拉斯加最内层的
无声的嘶吼
会不会有人出来?从镜子里
从内部的深处?
我从一只海鸟的鸣叫中,感到
飞的意念
在冰河的上空澈底消失


四、

冰河不可能是我们的墓地
我们决不会把 我们
最柔软的部份
埋在它最粗砺的肌肤里
把我们最热的,刚孵出来的梦
埋在它那最冷的
一向无人造访的骨胳里
如此光滑
谁也伸不进手去
谁也探测不出
其中的伤口有多深

它那胴体的

横蛮的
把我们青铜般的历史
折射成一个水泡
长久以来
我们只拥一床雪被而眠
我们抱着一大片的冷做梦
眼看到梦的残屑化为虫子
在冰层里
蠕蠕而动
门,不知在何方位
也许根本就没有出口
虫子们根本就不愿出来
冰河也曾伸出冷冷的手
邀请我们 进入
那空空的内里
然后把我们短短的一生
压缩成
孤寂的永恒
额头挨过去,贴近冰崖
多么神奇的触及
我们一生做过许多重大的抉择
只有这次才发现与柏拉图无关
多么惊心的触及
啊!那满身的璀灿,源自
一种使人悚栗的贞操
人人见到它便鞠躬致敬
然后匆匆离去
的贞操
据说冰河与贞操同一硬度
别问我能否出入自如
且看我
再一次从地平线上跃起
飞身而下
苍冥中,擦出一身火花


后记:

  九月间,我们与老友叶维廉伉俪搭乘爱之船同游阿拉斯加,沿途风光宜
人,秋兴正浓,而游览冰河湾国家公园(Glacier Bay National Park)尤其一次
新奇而且震撼性的经验。船在其间缓缓航行,一路见到多处岛上峰顶的千年积雪
,进入湾区后,船即向一巨大的冰河靠近,几乎伸手可及。这一带的冰河厚达四
千公尺,宽二十公里,长一百余公里,据说占全世界所有冰河三分之二。

  面对天地间如此古老而壮观的自然景象,一种肃然和神奇的宇宙情怀不禁油
然而生,这里的事物决不只是现象,而是一种凝固的永恒。有时总觉得森森然的
冰河中可能隐藏一些千年精灵和某种超自然的力量。按理冰河中不可能存有任何
生物,但冰河专家发现,冻结的冰层中居然仍有一种虫子存活,其生存方式极为
神秘,它只能活在酷寒中,冰河融化,温度升高,即告死亡。

  初见冰河时,内心暗自激动不已,可是在酝酿这首诗时,毫无浪漫之情,竟
因抓不住一句抒情的感性语言而久久难以下笔,胸中冰河的意象反而组合成为一
组思考的符号,迥异于我以往的创作心理状态。诗完稿之后,才发现其中不但无
理可循,而且一片茫然,就像我第一眼看到冰河的感觉。

1997

巨石之变

 

洛夫




灼热
铁器捶击而生警句
在我金属的体内
铿然而鸣,无人辨识的高音

越过绝壁
一颗惊人的星辰飞起
千年的冷与热
凝固成决不允许任何鹰类栖息的
前额。莽莽荒原上
我已吃掉一大片天空



如此肯定
火在底层继续燃烧,我乃火
而风在外部宣告:我的容貌
乃由冰雪组成

我之外
无人能促成水与火的婚媾
如此犹豫
当焦渴如一条草蛇从脚下窜起
你是否听到
我掌中沸腾的水声




我抚摸赤裸的自己
倾听内部的喧嚣与时间的尽头
且怔怔望着
碎裂的肌肤如何在风中片片扬起

晚上,月光唯一的操作是
射精
那满山滚动的巨石
是我吗?我手中高举的是一朵花吗?
久久未曾一动
一动便占有峰顶的全部方位




你们都来自我,我来自灰尘
也许太高了而且冷而无声
你们把梯子搁在我头上只欲证实
那边早就一无所有

除了伤痕
忽然,如眼睁开
我是火成岩,我焚自己取乐
所谓禁欲主义者往往如是
往往等凤凰乘烟而去
风化的脸才一层层剥落




你们说绝对
我选择了可能
你们说无疑
我选择了未知

你们争相批驳我
以一柄颤悸的凿子
这不就结了
你们有千种专横我有千种冷
果子会不会死于它的甘美?
花瓣兀自舒放,且作多种暧昧的微笑




鹰隼悬于崖顶
大风起于深泽
鹿追逐落日
群山隐入苍茫

我仍静坐
在为自己制造力量
闪电,乃伟大死亡的暗喻
爆炸中我开始苏醒,开始惊觉
竟无一事物使我满足
我必须重新溶入一切事物中




万古长空,我形而上地潜伏
一朝风月,我形而上地骚动
体内的火胎久以成形
我在血中苦待一种惨痛的蜕变

我伸出双臂
把空气抱成白色
毕竟是一块冷硬的石头
我迷于一切风暴,轰轰然的崩溃
我迷于神话中的那只手,被推上山顶然后滚下
被砸碎为最初的粉末

午夜削梨

 

洛夫


冷而且渴
我静静地望着
午夜的茶几上
一只韩国梨

那确是一只
触手冰凉的
闪着黄铜肤色的

一刀剖开
它胸中
竟然藏有
一口好深好深的井

战栗着
拇指与食指轻轻捻起
一小片梨肉

白色无罪

刀子跌落
我弯下身子去找

啊!满地都是
我那黄铜色的皮肤

灰烬之外



洛夫


你曾是自己
洁白得不需要任何名字
死之花,在最清醒的目光中开放
我们因而跪下
向即将成灰的那个时辰

而我们什么也不是,红着脸
躲在裤袋里如一枚赝币
   
你是火的胎儿,在自燃中成长
无论谁以一拳石榴的傲慢招惹你
便愤然举臂,暴力逆汗水而上
你是传说中的那半截蜡烛
另一半在灰烬之外
         
1965.8.20

雨天访友

 

洛夫



雨天过访
尚未敲门
伞的水渍
溅入颈项
沿背而下
一阵寒意
如刀划过
猝然想起
江南水声
泠泠响自
小小运河
蜿蜒绕过
我家后门
三月水涨
鱼群吹浪
河中有船
岸上有人
隔水相问
原是同村
什么样的天气
什么样的乡愁
满街只有风雨
不见一瓣杏花
骤闻高楼有人
哀歌胡笳十八
不待主人开门
我又隐入伞后
翻起风衣领子
追踪雨声而去

汤姆之歌

 

洛夫


二十岁的汉子汤姆终于被人塑成
一座铜像在广场上
他的名字被人刻成
一阵风
擦枪此其时
抽烟此其时
不想什么此其时
不想什么此其时
(用刺刀在地上画一个祼女)
然后又横腰把她切断)
没有酒的时候
到河边去捧自己的影子
没有嘴的时候
用伤口呼吸
死过千百次只有这一次
他才是仰着脸进入广场

泡沬之外



洛夫


听完了那人在既定河边钓云的故事
他便从水中走来
漂泊的年代
河到哪里去找它的两岸?

白日已尽
岸边的那排柳树并不怎么快乐而一些月光
浮贴在水面上
眼泪便开始在我们体内
涟漪起来

战争是一回事
不朽是另一回事
旧炮弹与头额在高空互撞
必然掀起一阵大大的崩溃之风
于是乎
  这边一座铜像
  那边一座铜像
而我们的确只是一堆
不为什么而闪烁的
泡沬

1966.8.27

剔牙

 

洛夫



中午
全世界的人都在剔牙
以洁白的牙签
安详地在
剔他们
洁白的牙齿

依索匹亚的一群兀鹰
从一堆尸体中
飞起
排排蹲在
疏朗的枯树上
也在剔牙
以一根根瘦小的
肋骨

洗脸

 

洛夫



柔水如情
如你多脂而温热的手
这把年纪
玩起水来仍是那么
心猿
意马

赶紧拧干毛巾
一抹脸
抬头只见镜中一片空无
猿不啸
马不惊
水,仍如那只柔柔的手
——
一种凄清的旋律
从我的华发上流过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